江青给社员“现场改名”

2014-02-07 15:02:05

打印 放大 缩小

  1974年,“批林批孔”运动正在全国蔓延。江青乘机到处煽风点火,在天津市宝坻县小靳庄表演了一出闹剧。

  这场“评法批儒汇报会”名义上是由天津市委主持,小靳庄农民唱主角,其实成了江青个人表演的舞台。社员们的“评法批儒”发言,没有一个不被她中途打断,没有一个能按自己准备的内容说到头的。

  女社员周福兰发言,批判儒家提倡男尊女卑。可还没容她说上几句,江青就打断她的话,借题发挥起来:“男尊女卑处处存在,我们中央就不合理……他们都是大男子主义,到了掌握政权,都出来了,一把抓”,叫嚷:“这回要改变”,“女的要超过男的”。显然,她说的“这回”,指的是正在筹备的全国四届人大会议关于国家及国务院领导的人事安排,其篡党夺权的野心毕露。

  接着,江青攻击的矛头就更直接了,她问周福兰叫什么名字?周答道:“我叫周福兰。”一听这社员姓周,江青就更来了劲,喊道:“是周公的周,还是周礼的周?”周福兰莫名其妙,说:“就是那个周呗。”江青大声喊道:“我要造你的反!”周福兰吓得一哆嗦。江青接着喊道:“我不是造你的反,是造你名字的反。你的名字太封建了。”她要周福兰 “马上改掉这个封建的名字”,并随口说道:“你就改成周抵周吧!”随后又改口说,“就叫周克周吧,用咱们这个(周),克他那个‘周’。”从批林批孔运动以来她的表现来看,江青的这番话很容易使人联想到她要“克”那个“周”是谁。

  从这开始,以后每个社员发言时,江青都要先给他们改名字。女社员于瑞芳刚报上姓名,江青就嚷,什么“瑞芳”!去掉那个“瑞”,就叫“于芳”!女社员王淑贤一说出名字,江青就嚷:“又淑又贤,不行!‘淑贤’两字去掉,就叫王先!”男青年王孝歧是个高中生,是市里安排的重点发言人,事先准备了发言稿。可他刚开始念稿子,江青就忍不住了,喊道,什么孝歧!孝谁?孝什么?典型的封建意识! 这个名字不行!你以后就叫王灭孔!

  江青不仅给男女社员改名字,连时任天津市委书记的解学恭也被改了名字。她当着全村人的面对解学恭说:“你那个‘恭’是温良恭俭让的‘恭’,是封建主义的,儒家的思想,要改成工人阶级的‘工’! 学工,向工人阶级学习嘛!”这样闹腾了一个多小时,没有一个社员有一个完整的发言,江青就宣布这场社员“评法批儒汇报会”结束。□陈大斌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