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沈丘:公租房公开出售 两套房打通成“超大”户型

2016-06-17 12:03:00 中国企业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来源:中国企业网

  核心提示:周口市沈丘县中宝家纺公租房项目公开出售“超大”户型公租房。该企业将两套相连的60m²户型公租房捆绑出售,并承诺购房后可打通“变”成一套120m²三房两厅的“超大”户型。众所周知,公租房是国家为解决低收入人群提供的面积小、租金低的公共租赁住房。但在沈丘县却如同商品房一般无需通过申请审批,交钱直接购买,并且更改房屋规划后仍可通过验收。

  公共租赁住房是指:由国家提供政策支持,各种社会主体通过新建或者其他方式筹集房源、专门面向中低收入群体出租的保障性住房。公共租赁住房不是归个人所有,而是由政府或公共机构所有,用低于市场价或者承租者承受起的价格,向新就业职工出租,包括一些新的大学毕业生,还有一些从外地迁移到城市工作的群体。

  图一:中宝家纺公租房1号楼项目

  近日,有群众向本网反映,位于周口市沈丘县沙南工业园区的中宝家纺公租房项目公开出售“超大”户型公租房。该企业将两套相连的60m²户型捆绑出售,并承诺购房后可打通成一套120m²三房两厅的大户型。公租房是国家为解决低收入人群提供的面积小、租金低的公共租赁住房。但在沈丘县却如同商品房一般无需申请审批交钱即可购买,并可随意更改建筑规划。知情人士透露,中宝家纺公租房违规或许只是沈丘县公租房乱象的一个缩影...

  图二:公示牌标记两栋建筑共计452套 被企业二合一捆绑销售

  企业公租房两套起售 无需审批交钱即买

  沈丘县位于河南省东南部,辖22个乡镇,总人口约130万,属国家级贫困县,河南省人口大县。为解决工业园区工人住房问题,2012-2013年全县共8家企业自建了公共租赁住房项目,中宝家纺就是其中的一家。

  2015年6月25日,沈丘县政府官网发布的《沈丘县2015年新开工项目、基本建成项目和竣工分配进展情况》中显示,中宝家纺2013年企业自建公租房项目共160套,计划在2015年7月30日前竣工。但据了解,政府官网显示的中宝家纺160套公租房实际却为192套,面积共11529平方米。后期建设的22层共260余套的楼体,官方却未进行任何公示以及招投标。

  位于沈丘县二高前路与黄山路交叉口的中宝家纺厂区院内,即可看到该公租房项目,厂区人员介绍,该项目住宅整体建好有两栋,一栋16层建筑现已交付使用,后边的22层建筑也已封顶,后续的一系列施工到明年年底左右交房,厂区正门处马上也要拆,建成商铺和门面。

  在厂区办公室,本网以购房者身份向该企业一李姓负责人咨询中宝家纺公租房项目如何购买。李老板介绍:“我们卖的都是120m²的房子,两套60m²的房子搁一块卖,两套房中间墙用的都是泡沫砖,没用钢筋水泥为的就是购买后可打通成一套。现在是两梯6户,每户60m²,后期打通就成两梯3户,每户120m²。房子价格五层以下一套24万,五层以上一套26万。付款方式为,先交首付10万,剩余房款在6月底交房时候结清,因为是公租房不能做按揭,到时候钱交给厂里,给你个卡号,打到卡上后厂里财务会给你开个收据。”

  图三:两套打通合一后的三室两厅“超大户型”公租房

  住建局“有关系” 购房后可打通成120m²“超大”户型

  随后,厂区人员带领本网参观了位于小区16层的样板房,16层的3套120m²户型已全部打通并完成装修。其所谓样板房,就是出售后购房者精装修的房屋,在该栋一楼也有一户装修完毕提前入住。问及房屋打通更改建筑规划是否能通过验收?厂区人员介绍,“住建局有关系,验收不成问题,只是走走形式罢了,你看, 15、16楼的样板房再加上一楼住进去和正装修的两户,有七八户已打通装修完住进去了。”

  问及能否办理房产证,李老板说到:“这房子叫公租房,公租房就是政府工程,名义上是让租,实际上谁盖谁不卖啊。你可以到网上去查,公租房国家有政策,五年后上市才允许买卖,五年后有房产证。实际上类,国家让工人租,让困难户租,让低保户租,有谁租啊?政府投资出钱20%都不到,80%钱都是我出类,地皮都是我的呢。要是租出去的话,光这个利息都不够啊,哪一年我才能收回成本呢。”

  保障房建设乱象背后是其巨大的经济利益

  “建设超大户型公租房对外出售,不经审批,交钱即买。这背后,不光是数字造假,建设虚夸,更重要的是背后的利益链条。”由此产生结果是,国家的保障房政策变成了权力寻租者的“唐僧肉”,而真正需要改善住房条件的群众只能继续等待。一知情人士说。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曾强调,“要把确保公平分配放在更重要的位置,切实保障中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的基本住房需求”。但周口市沈丘县却在保障房违规的迷途中,越陷越深。

  “保障房建设乱象的背后,是其巨大的经济利益。中央拨付资金的前提是看工程进度和地方配套资金的到位情况。如果沈丘县保障房的数量存在虚报,中央拨付的资金就可能被挪用,或者截留在县级财政账户,这意味着是对中央政府资金的套取和诈骗。”业内一位专家评论

  针对此事,本网将继续关注。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