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命”保健品乱象丛生,NMN能否带来“长寿革命”?

2019-05-08 16:50:57

鎵撳嵃 鏀惧ぇ 缂╁皬

2015年,在日本NHK播出的《Next World》纪录片中,大篇幅介绍了一种物质,称其不仅可以改善各种衰老症状,还有返老还童的效果,相信“它正引领一场长寿革命”,这个“神秘”的物质便是NMN(烟酰胺单核苷酸)。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如今,NMN已经从实验室里的科研成果转化成为市场上的保健产品,并且迅速开始在国内外走红。

风靡国内精英圈的神药

NMN的封神之路可不是来自什么民间八卦,与许多未经严格证明的抗衰老产品不同,NMN出身海外名门,有美国哈佛大学医学院、华盛顿大学等世界一流科研机构的基础研究成果背书。NMN产品的作用原理,简单说是可以增加体内NAD+(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的合成,从而起到抗衰老效果。在心血管、神经退行性疾病等方面的抗衰老作用被Nature、Science、Cell等权威期刊不断证实。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注意到NMN在修复DNA辐射损伤和改善失重下肌肉的作用后,两次授予NMN的研究者、在哈佛大学任职的大卫·辛克莱航天领域的iTech大奖,而大卫·辛克莱正是第一次发现NMN可以显著延长寿命20%的科学家。

“续命”保健品乱象丛生,NMN能否带来“长寿革命”?

 

虽然在Sigma-Aldrich上,500mg NMN的售价高达11000元人民币,但这丝毫没影响富豪们“续命”的步伐。2017年,李嘉诚服用某款NMN前体后“感觉超棒”,于是花费2500万美元投资该产品,将其引入香港100多家屈臣氏。富豪的续命“买家秀”很快传到代购圈,上海的施女士是第一批用户,患有桥本氏甲状腺炎的她服用NMN后,精神状况虽然没有改善,但是月经规律,脱发改善,她坚持吃了三年,3000mg一瓶的售价近4000元;昆明李女士吃完3瓶日本的NMN后决定转向香港的NMN品牌;张女士则表示,自己的抑郁症吃了日本的NMN后有改善,基因港的NMN性价比更高。

与微商圈里的土味神药不同,基因港(香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布的NMN产品,是全球唯一获得FDA标准GRAS认证的产品,FDA的加持似乎让NMN向神药又近了一步。虽然中国药科大学国际医药商学院教授梁毅指出“FDA的GRAS没有过高效力,并不神奇”,但FDA北京办事处工作人员回应称,GRAS认证需经过FDA的审查。

围绕价格引发的风波

像众多“神药”一样,NMN面临的质疑远不止于此。基因港称,其全酶法工艺已将NMN的成本降低到了国外的1/10,但其在电商平台上价格鱼龙混杂,被质疑借GRAS认证提价。因价格受到质疑的,首当其冲是美国瑞维拓的NMN产品,其售价为基因港的两倍。今年2月,郭杰瑞发视频指美国瑞维拓售价虚高,天坛医院的专家更是称NMN原料几毛钱一克。舆论的口诛笔伐,让京东紧急下架了NMN系列产品。

市场的真空反而让一些商家趁机开始兜售NMN原料,湖南益阳的侯先生是购买者之一,他向记者抱怨“假的!甜味的,不是酸味”。对此,上海工商局工作人员表示,“向个人销售工业原料属于违法行为,超过一定金额将触及刑法,可向当地工商部门举报。”

基因港张姓负责人接受采访时称,“所谓原料几毛钱是指烟酰胺,基因港曾向一些研究机构出售NMN原料;基因港的NMN产品在京东现已恢复上架。另外,基因港余姚年100吨产能的工厂竣工后,将持续调低零售价。”

国内保健品虚假宣传、炒概念虽屡遭诟病,然而状况始终未得到改善。基因港之后,市场上涌现出数个NMN品牌,这些“全新”品牌纷纷打着高NAD+含量招牌,但仔细辨认会发现,成分为Nicotinamide(烟酰胺)或Nicotinamide Robside(烟酰胺核糖),而非NMN。虽然前二者都是NAD+的前体,但成本很低,转化效率不及NMN的1/10,且有副作用。一家店的客服称“这样做是为了让客户通过NMN更好地了解NAD+”,但这种文字游戏显然是为了误导消费者。

NMN能否带来“长寿革命”?

清华大学药学院谢伟东教授认为NMN“有用,但需谨慎”;东京大学勿怪幸博士辟谣NMN:动物试验结果很鼓舞人,临床试验值得期待,现在就吹嘘灵丹妙药还为时过早。今年2月,美国Wistar研究所一篇文章称NAD+或可促进炎症反应,被国内自媒体描述成了“促癌”甚至“致癌”,立刻将NMN推上风口浪尖。紧接着日本Shinkowa制药公布长期口服NMN中期临床“结果积极,或可预防癌症”,更加权威的结论打消了大家的忧虑。对此,Wistar研究所的张如刚教授以“有些还需要进一步研究”作为回应。一些学者表示,复合辅酶(NAD+和辅酶I)在药典里的一项适应症就是减弱放化疗副作用,安全性本就无需多虑。

科技的进步让人相信寿命被继续延长并非天方夜谭,NMN的乱象只是“续命”保健品乱象的一角。百度搜索“延长寿命”有2760万条结果,点进去发现大量软文引向端粒酶和干细胞产品或网站。上海的史先生已打了2年的干细胞,打针的医疗机构由一位中科院退休院长设立。据施先生的反馈,“虽然没有特别感受,但相信中科院的专家”。但是检索CFDA网站,国内尚未批准任何干细胞疗法。

许多学者认为,NMN在抗衰老方面让人期待,接连不断的权威研究也会刺激人们对NMN的好奇。4月18日,中山大学的彭亮团队公布其最新成果“NMN可促进间充质干细胞增殖,让干细胞多分化骨骼,少长肉”。另外,早在两年前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的学者就揭示了NMN对老年痴呆和帕金森的作用。

长寿革命要来了,你愿花钱续命吗?

责任编辑